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EC】A Kiss Unfinished/上

/爱你罗茜au 情节不完全相同
/ABO mpreg
/大写ooc
/Alpha Erik-Omega Charles

-
以下正文


Charles叠着沙发上的衣服。小孩子的衣服很小,他翻覆两下就能叠好一件。Charles把它们整整齐齐地垒到一旁,即使是令人焦头烂额的育儿生活,Charles也总要把事情井井有条地做好。

地中海气候给英国带来永远雨蒙蒙的天气,湿润的水汽总是到处蒙上一层不舒服的屏障。不过今天,Charles望一眼身后。暖黄色的阳光不紧不慢地从窗帘的缝隙间溢出来,给地毯上的毛绒裹上一层细碎的白色反光。风撩起窗帘下摆,光影随着窗帘的小小起伏在地面上折射出不规则的几何图形。Charles的思绪顺着跳跃的光线飘远。

敲门声打断了Charles的放空。他穿上被扔在一边的拖鞋

F**k.

门外的Erik对他挑起了眉毛。

“E...Erik!你来这里干什么?”

Erik靠在门边,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只是回来过个周末,我以为能给你个惊喜。”

Charles随手抓起手边的一件外套,作势要把门关上:“那很不错,我们去喝杯咖啡吧。”

Erik伸手拦住了低着头冲出门口的Charles:“不,我们就在家里吧。”

“Fine.”

Erik被领进了门,Charles手忙脚乱地把柜子上的口水巾拿走,慌里慌张随手捡起一张毯子盖住沙发上的婴儿衣物,顺道把折起来的婴儿手推车塞到沙发背后。

“你看起来很紧张啊。”

“没,哪有啊。”Charles吓得浑身一抖,他正把厨房桌上的奶嘴扫到地下:“Uh,你的药物学读得如何了?”

“还不错。”Erik倚靠在流理台的边缘,坚硬的石料将他的背脊压得他不是很舒服。他随手抄起手边的挤奶器:“Umhn,你是怎么找到这个的,很多Omega都不喜欢用这玩意儿。”

Charles翻了一个白眼:“天呐,这真的是个噩梦...”他正准备把自己如何跟挤奶器搏斗的故事告诉Erik,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他的指甲在洗碗池边重重地刮过。

“Oh God...”Charles看向Erik的方向:“...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很重要么?”Erik没有迎上他的视线,把头偏到了另一侧。

“Erik,我本来是想告诉你的,我发誓。”Charles无措地抓住下衣摆:“我...我只是不想拖住你,你应该去波士顿的。”

波士顿,该死的,他们应该一起去波士顿的。Charles紧紧咬住了下嘴唇。他甚至都收到了波士顿大学的录取通知,而Erik也拿到了哈佛的奖学金;Charles计划好了一切:搬去波士顿,学习,找个好工作,回来以后开一间属于自己的学校。但在那个操/蛋的毕业舞会,全都被毁了。

或者说是更早之前。

Charles在十八岁生日那天,完全喝到断片。他打着酒嗝笑嘻嘻地搂住旁边跳得开心的Erik。Charles醉得一塌糊涂,像蛇一样就往Erik脸上凑,或许他还有那么些许的清醒。也许是Erik先凑近的他,也许是他自己。他们的嘴唇像跳华尔兹一样,走远又拉近,却偏偏不靠在一起,恼人的舞会灯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穿梭。Charles觉得晃眼,又往Erik那边凑近了一点。最终Erik试探性地吮住他的下嘴唇,他们就这样浅浅地吻在一起。然后,然后Charles就从椅子上掉了下去,不省人事。

第二天早上,Charles在被子里不愿意睁开眼睛。Erik来看他,说起毕业舞会要准备的事情。Charles把枕头往他身上一扔叫嚷着太尴尬了太尴尬了我不要当你的舞伴了。于是Erik真的换了舞伴,全校最炙手可热的女生。叫Dolly还是Vivian来着,Charles记不得了。但他打赌,要是他看见了当时Erik垂下眼睑的样子,他一定会收回那句话。

但狡猾的Charles也是人们喜爱的,可人的小Omega。班里信息素十分迷人的Alpha向他发出邀约,Charles自然是求之不得。

像每个迫不及待想要脱/处的高中生,毕业舞会打/炮简直是约定俗成的规定。结果是Erik舒爽地跟他的女伴来了一发。

Charles呢?他的男伴在他身上磨蹭了两下之后退出了他的身体,把避/孕套留在了他的身体里。

接着Charles就怀孕了,他的父母是天/主教的信/徒,他不能堕/胎

所以他瞒下了Erik,没有去波士顿,生下了这个孩子。

这就是他而今尴尬地站在一言不发的Erik身边的理由。

“我能去看看她吗?”

谢天谢地,他终于说话了。Charles想。

-

Charles躺在床上,襁褓里的婴儿昏昏沉沉地睡在他的怀里,他用手指头轻轻蹭过婴儿软糯的脸蛋,轻轻地说:“Wanda.”

“她叫Wanda.”

Erik低低地应了一句:“我能当她的教父吗?”

Charles笑了,笑意在他的蓝眼睛周围漾开,划开弧形的波纹。

“Actually.”Erik开口:“我来是想邀请你去玩的。”

“去波士顿,我现在生活在那儿了。”

Wanda醒了,Charles轻轻逗弄着她,把圆圆的手指给她抓着。他抬起头:“什么时候?”

“现在。”


———tbc


这个电影真的很好看 我刷了好多遍了ಥ_ಥ
我认为这个设定很符合EC之间的关系 于是就写下来了
但是写不出老朋友之间的感觉 毁了毁了ಥ_ಥ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