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锤基】救赎/下

/蜜汁灭霸卡魔拉au
/极度ooc
/蓝皮锤
/约顿王索尔与阿斯加德皇子洛基

-
以下正文


“你以为你将阿斯加德那群战犯放回去的行为就无人得知了吗!”

战犯?有趣的形容。

Laufey质问,嘴角掀起不令人注意的弧度。

“要是约顿海姆的军民得知他们的国王这等心机叵测,会作何想法?甚至还从国库花钱去接济一个战败国?”

索尔懒懒地抬起眼皮,黑白驳接的貂皮斜斜盖住他半个身子:“Laufey,我敬你是我的舅舅,但你也不得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

他的身子隐匿在熊皮座椅中,昏暗的灯光下是尖锐的狠戾。

“若你真的敬我,敬我们伟大的国土,那你收养那个黑头发的阿斯加德贱种又算得上什么?Thor,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Laufey身子前倾,凝视着圆桌对面的索尔。

索尔站起身来走向Laufey。

“嘶——你...!”

索尔黑色的尖指甲深深地嵌入了Laufey的脖颈,蓝色的皮肤上很快现出了红色的伤痕。

“Loki是约顿海姆的王储,你算个什么东西胆敢对未来的君王无礼。你的狼子野心难道我不清楚吗?”身量小了索尔许多的Laufey被带离地面,脚尖在空中晃动着,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嘶嘶声“你无非为了王座才在当年毁了阿斯加德,如今你又想毁了Loki。”

“我可不是当年的我了。”

索尔召来偏殿的仕官:“替吾传旨:

亲王Laufey
与敌国通叛,妄图谋逆王位。
犯下叛国之罪名。
今日起,剥夺亲王身份,放逐至九界边陲至死不得返。”

Laufey的脖颈上爆出可怖的青筋,声带的震颤将冷冽的空气划出道道裂缝:“胡闹!我Laufey一生忠心耿耿,为约顿海姆鞠躬尽瘁,何来叛国之说!”

“与冥界女王谋夺远古冰馆,妄图运兵至海姆冥界,也算是你的忠心耿耿吗?”索尔将手边的纸张甩向Laufey。

那是Laufey与Hela通信的密函。草皮纸在空中扑棱棱的声响一下一下响得极慢,背过身去的索尔和万分惊讶的Laufey没有动作,时间好像被约顿的寒夜冻住了。

“不让你死以是我对你最后的敬重,约顿的繁荣有你一份功劳。”

侍卫,带他走吧。”索尔回过身,背着手看向Laufey。

“这顶王冠会是Loki的
你得不到它。”

Laufey笑了,在无声的雪夜里,好像要把他前半辈子隐匿在那具满是沟壑的面孔背后的情绪通通表现出来一般:“操/你的,操/你的索尔。你他妈当年在阿斯加德就没有杀过人,领过兵吗?!放了那些废人又如何,收养了那个阿萨杂种又如何?你以为你就能赎罪吗!你以为你就去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救赎吗!”

索尔在Laufey越来越远的叫骂声中坐回了那张华贵的熊皮座椅中,一动不动地安静了半个小时。

他在风雪中走回了寝宫。

他推开寝宫的门,看见了洛基的黑头发。

“...Loki?”

索尔定在原地,洛基抬起眼。

索尔的寝宫没有点灯,洛基眼里的湿润在羽毛一样的睫毛下流转,在漆黑的环境中分外清晰。

索尔走近:“你还要再杀我一次吗,Lo?”在自己准备让他离开的夜晚。

洛基跌向索尔,索尔手忙脚乱地扒住下滑的洛基:“你怎么了?”

索尔感觉自己的颈间一片湿润。

他手忙脚乱地抬起洛基的头,一如他小时候跌破了腿之后一样。

“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我?”

索尔的脑子空白了一会儿:“你听见了?”

眼泪从洛基的眼眶溢出来,又快又急地滴落,索尔后知后觉地用手掌去擦。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直到Loki大哭出声。

他不能控制自己地放声大哭,狠命拍打着索尔结实的胸膛:“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告诉我,让我恨了你那么久,该死的,为什么。我甚至还想杀了你。我好累,我好累...”

索尔无言,拍着洛基的肩膀。

等到洛基的哭声转为呜咽,索尔开口:“洛基,当年兵权大部还在Laufey手里,我没有办法,而我确实参与了这场杀戮,抱歉。”

“海姆达尔保护了一部分人逃往亚尔夫海姆,战争结束不久后他们就回去了。”

“很抱歉我把你带走了,我认为这样能更好地保护你;或者说...我自私地把你当作我的救赎,这样可以让我好受一点,事实上没有。”

“不久前我把在这里的阿萨族人都放回去了。”

“而你,Loki,我也会让你回去。你理应是他们的王。”

索尔看着地面:“如果你想,我死之后约顿也会是你的国土。”

洛基在索尔耳边很轻地呢喃:“我从来都不想恨你。”

“我爱你。”

“你也爱我吗?”Loki用气声浅浅地问,仿佛刚刚一场哭泣用光了他所有的力气。

索尔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每次当有各国战败俘虏里的美人送到索尔的寝宫时,生涩的,害怕的,娇柔的,在索尔眼里都是一个样子。索尔看着她们,却只会在满室的情欲中想起洛基那对雾气氤氲的绿眼睛。

冰雪覆盖的约顿从来没有这样的绿色。

所以索尔吮住了洛基的唇。

他在洛基的嘴里尝到了眼泪的味道。

七个月后,约顿王远征海姆冥界,讨伐叛军。

两方的兵力僵持不下,女王海拉正与他在战场中搏杀。海拉善用各种法术,擅长打斗的他渐渐吃力。

在索尔的手臂又被划出一道伤痕时,七色的光芒穿透了冥界的黑暗。

黑发的青年在光芒中骑着白色的战马,身后是阿斯加德的军队。

“Perfect balance,Unhn?”

洛基迎着海拉的攻击发动法阵。

———

“你也该好好练一下你的法力了,Perfect balance.”洛基止不住地笑起来,连带着周围的空气震颤起来。

索尔把洛基打横抱起来,钳住洛基挣扎的腿:“你该好好练练你的战斗了。”

阿斯加德年轻的国王倒在约顿的石床上,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你不需要救赎。”

“我就是你的救赎。”

两人拥吻在一起,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个吻。

他们以后会有很多很多个吻。

———fin

很喜欢的脑洞 但被自己写毁了 气_(´ཀ`」 ∠)_
btw 总算写完惹 吸吸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