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铁虫】六月白昼 下

/校园au
/短打小甜饼
/爱情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年龄操作
/十一年级的17岁斯塔克和15岁跳级生小虫

-
以下正文


彼得和托尼成为了朋友。

内德忧心忡忡地看着妞没泡到的彼得每天放学脸色爆红地被托尼揪着去图书馆或者吃甜甜圈什么的,想想家里还没拼的死星模型,叹了口大气。

彼得很聪明,虽然托尼知道他是跳级生时便料想到彼得的水平。但小卷毛整天懵懵懂懂迷迷糊糊的样子,喝个可乐都要咬着吸管,拉着他去吃甜甜圈还支支吾吾地说作业还没做完,谈论到学术上一板一眼的样子让托尼暗中吃了不少惊。

托尼的确玩世不恭,然而在和小卷毛讨论问题时抛出独特的见解借着收获的崇拜眼神让托尼升腾起“学习也是不错的”这样的错觉。

而彼得只觉得,托尼在吃甜甜圈的时候好帅,打球的时候好帅,写作业的时候好帅。

总之,彼得的世界里只剩下肤浅的“好帅”。

六月末的午后下过一场雨,阳光的温度被雨水中和得善解人意。彼得咬着笔,看着托尼给自己讲题时震颤的发丝。

彼得对比了一下自己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混成一团的卷毛和托尼立体的发型,下意识撅起了嘴。

托尼一支笔敲在彼得的脑门上。

“想什么呢小孩。”

彼得吃痛地捂住了额头,发现斯塔克刚刚也很帅。

托尼在彼得无端端又燃烧起来的眼神里翻了个白眼,将书收好放到彼得的书包里。

“不是做作业吗?”彼得呲牙咧嘴地发问,迎面而来又一下猛敲。

“你还有心思写作业的。”托尼没好气地朝图书馆门口走去:“别写了,去玩。”

彼得闷闷地应了一声,期期艾艾地跟上前面人的脚步。

走出图书馆门口,托尼摸摸彼得的小卷毛:“小孩,我要去MIT了。”

作为不一般的高材生,十一年级的托尼申请了提前考取MIT,并在昨天得知了自己被录取的消息。

彼得咬住了下嘴唇。

托尼看着沉默的小孩,说不出话。

他牵起小孩的手,领着他到了游戏机室门口。

托尼抛着换来的几个硬币,挑起彼得的下巴:“今天哥给你夹个美国队长。”

笑意在彼得脸上蔓延开来,连带着肩膀轻轻抖动。

托尼撸起袖子投了几个币,样子比和彼得打篮球的时候还要认真。

彼得的心和抓娃娃的爪子一样摇摆不定。

听到那个消息时,彼得拼命把要溢出来的眼泪和鼻头的酸楚噎回去。他认为上帝太过分了,在自己能和托尼理所当然地说上话后,关系又增进了那么几分之后,告诉他,不,我要把他从你身边拿走了。

他甚至还不知道我喜欢他呢。彼得看着托尼白白浪费了一个币之后气恼的样子,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托尼手里抓着最后两个币,踹了一脚那个破机器。把手里的硬币恶狠狠地塞进去,认命一样抓起摇杆。

托尼看着娃娃机的爪子勾住了玩偶头上的吊绳,时间到了。

托尼一脚踢过去。

那个万恶的美国队长终于掉了出来。

托尼把玩偶塞到彼得手里,挠挠头:“不好意思,有点丑。”

彼得看着做工粗糙的美国队长,点了点头。

迎面过来一个踩着滑板的朋克男孩,和彼得擦肩而过的同时一把将美国队长撞飞到马路中间。

彼得冲向了马路。

斯塔克心头一窒,飞快地把彼得捞回来。

白色的雷克萨斯从刚刚俩人的位置飞驰而过,带来的一阵风吹起托尼垂下来的一撮头发。

托尼一把抓住还想伸手的彼得,眼球充血:“你他妈不要命了?”拧起眉毛看着地上被污浊雨水糟蹋得惨不忍睹的玩偶:“那么脏还要个屁啊!”

彼得没有回头,把美国队长捡起来接着在裤子上蹭掉黑漆漆的污迹。

托尼看着一言不发的彼得,几乎控制不住地要吼他一顿,第一个的单词没说出口就被抬起头的彼得噎在喉头。

“你只留给了我这个。”

托尼看着把头偏过去的彼得,闭上了嘴。

他舔舔嘴唇,看着彼得沉默的背影。

他觉得不对劲。

他扯过小孩,看见通红的鼻头和满脸的泪水。

斯塔克圈住彼得颤抖的身体,单手揉着彼得柔软的发丝,像对待一只初生的小猫。

他一遍一遍在彼得耳边重复“I'm here...I'm here.”

彼得的手揪着托尼的衣服,用力得红白交错。他埋在托尼的怀抱里,托尼感觉到彼得深呼吸了好几口。

他抬起头:“I like you a lot.”

他说:“Don't leave me.”

彼得觉得糟糕透了,他没忍得住哭腔,肩膀在托尼怀里一抖一抖的。

托尼注视着彼得水汽氤氲的眼睛,雨后的六月总是很快地放晴,小绵羊一样的云朵层层叠叠地挨在,热烈的阳光从每朵云的缝隙间挤出来,在天地间投射出带着雾气的光束。在相似天气的白昼,托尼告诉彼得这叫丁达尔现象。

托尼的整个六月都是属于彼得的。

斯塔克抹开彼得的眼泪:“I love you the same.”

彼得拼命地摇头,漂亮的发丝跟着摇晃:“No...Please don't leave me...please.”

托尼轻轻地吻了彼得的唇角:“Shh...Don't cry...Pete...I'll never leave you.”

“我不会留在你身边,但你要来我身旁。”

——

当阳光重新浸润了属于初夏的温度后,彼得在查尔斯河见到了长高了不少的托尼。

托尼坏笑着张开了手臂。

彼得一把扑过去。

托尼揉着彼得梳起来的背头:“你怎么还那么矮。”

“F*** you,a**hole!”

“嘿,你个死小孩!”斯塔克弹了下彼得的脑门:“我不在你都学坏了。”

彼得笼罩在斯塔克的气息里,一如那个糟糕的下午。

我终于穿过整个六月,拥抱你。


——fin


人生第一篇文完结撒花~下一篇更一个锤基٩(˃̶͈̀௰˂̶͈́)و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