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铁虫】六月白昼 中

/短打小甜饼
/校园au
/爱情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十一年级的17岁斯塔克和15岁跳级生小虫

以下正文
-

星期三的体育课,彼得总会比平时兴奋那么一点。

同样是星期三的体育课前,彼得缩在座位上怎么也不肯下去,旁边的内德苦恼地看着焉头焉脑的彼得,连那句叨叨了十几遍的“为什么呀!”都不想说了。

“Come on bro!今天可是有班赛啊!班赛!”

彼得嘟嘟囔囔地站起身,揪了揪垂下来的小卷毛。

六月属于土腥味的雨水,冒着气泡的可口可乐,被阳光填满的白昼。

“你他妈怎么回事?”

彼得被同队的Flash一把推倒墙上,汗湿的头发粘在彼得额头隆起的沟壑上。

今天的彼得在赛场上几次打了对手的手,错过了四次队友的传球,连平时最擅长的三分球都投歪了两次。

彼得甩开肩膀上湿乎乎的手径直向球场走去,四面八方涌来的风鼓起了彼得蓝色的球衣。

彼得打球很好看,在一群动作粗鲁喜欢大张着鼻孔喘气还喜欢发出呼哧呼哧的大猩猩中间,他是灵活的豹子。漂亮的肌肉线条附着在彼得修长的小麦色手臂上,随着动作会显出富有爆发力的鼓起。和肱二头肌比脸还大的肌肉男相比,彼得更多的是行云流水的美感。此刻,他穿过了一群人的围剿,手起刀落来了一个漂亮的上篮,球在篮筐里轻飘飘地转了两三圈又落回了地上。

托尼看着和上半场相比完全不一样的小卷毛,挑起了左边的眉毛。

比分在彼得的气场全开下有追平的趋势,这场博弈渐渐变成了彼得的主场,彼得看着全神贯注的彼得,决定收起志在参与的态度。

距离下课铃打响前的十分钟,球场上演的是斯塔克和彼得的solo。

彼得以极高的准心投出三分球,托尼也会以身高的优势扣下篮板奉还,球鞋在塑胶场上蹭出激烈的摩擦声。比分一次次反超,又一次次被追平。你来我往间,距离下课还剩下一分钟的光景。

彼得在队友的助攻下赢下一球反超了比分。他下意识地看向托尼,那双茶色的眼睛让彼得想起斯塔克位置旁边铺天盖地的光。

托尼舔舔嘴唇。

托尼以灵活的脚法突破重围,蓄力起跳就是一个扣篮。

哼。

小屁孩。

彼得在这时不要命的来了一个盖帽。

球被彼得击打在地,下课的铃声响起。

理所当然的彼得在落地的时候崴到了脚,而且还四仰八叉地跌倒了。

彼得想,今天真是糟糕的——

托尼一把抱起地上脸色惨白的小卷毛往校医室走去。

彼得想,天呐。

这可是公主抱。

在斯塔克的气息中颠簸着,彼得满心只剩下这个。他悄悄抬头,睫毛的阴翳下,这时候托尼的眼睛没有阳光的映衬,显出温柔的焦糖的颜色。彼得还记得家楼下只有生日才能吃到的焦糖蛋糕,和托尼的瞳色如出一辙的甜蜜勾人。

托尼把彼得放在校医室的床上,将讨来的冰袋敷在彼得肿起的脚踝上。上课铃几分钟前打过,现在的校医室静得能听见带有温度的风拂起窗帘的声音。彼得的指尖将手边的床单揪起又放下,牙齿将下唇咬成不均匀的白。

“我知道你,连跳两级的那个小孩。”托尼打破了桎梏。

彼得迎上托尼看不出情绪的脸,松开被咬得发白的下嘴唇:“我也知道你,你是年级的第一名,篮球队的队长,乐队的键盘手...”彼得越说头越低,又有了想把舌头咬断的冲动。彼得的脸浮上热度,他把这归咎为剧烈运动后的正常现象。

托尼摸了摸下巴:“天天来装水的小孩。”

彼得觉得自己有蒸发的趋势。

托尼看着耳尖越来越红的小卷毛,拼命把溢到喉咙口的哧笑声噎回去。

鬼使神差地,托尼问:“你是不是喜欢我。”以肯定句的形式。

彼得这下是真的咬到了舌头。

托尼在疼出了泪花的彼得小狗一样的目光里笑出了声音:“我开玩笑的。”

彼得觉得舌头好痛。


——tbc


真的不会写打篮球 气死我惹ಥ_ಥ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