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铁虫】六月白昼 上

短打小甜饼
校园au
爱情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年龄操作
十一年级的17岁斯塔克和跳级生15岁小虫

以下正文
-

这是彼得·帕克今天第五次急匆匆的跑到教室外面装水了。

准确来说,并不能算得上是装水。

吨吨吨的把瓶子里剩下的大半水倒掉,小狗一样的眼神心急又羞怯地往饮水机附近的窗口望去。

这时候彼得的视线里会跳进六月充沛的阳光,跳跃的浮尘,隔壁教室闹哄哄的场景以及一张分明的侧脸轮廓。是的,只有轮廓,托尼斯塔克的位置背着光。

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碰上托尼起来活动的时候,依然背光的位置,彼得可以清楚地看见他在光线投射下茶色的眼睛和卷翘的下眼睫毛。

今天可真是个意外——

“嘿,小孩,浪费水可是不好的行为。”

托尼的声音像所有青春期的男生一样带着磨砂纸的质感,好听的字节从他的嘴巴里敲出来,磨蹭得彼得的心痒痒的。

天呐,这可真是个意外。

“Hi...Hey!I mean...I'm Peter,P...Peter Parker!”彼得转头,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而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丢人的事情后,彼得真的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彼得噤了声,在托尼玩味的视线里拔腿就跑。

托尼被这个奇奇怪怪的小卷毛自报家门又落荒而逃的荒唐行为逗得哑然失笑。转头看到饮水机上被遗忘的水壶,托尼挑起了左边的眉毛。

彼得摊在自己的座位上,内德笑嘻嘻地凑过头:“又去装水了啊。”彼得瞪他一眼。

“诶...我的水杯呢?”

彼得话尾的语调不可抑制地上扬。内德发誓如果彼得有条尾巴,现在一定在屁股后面上翘着左摇右摆,说不准还会打圈!自从上个月,彼得就神经质地一到下课就火急火燎地跑到教室外面装水,还要拉上自己。虽然夏天是青少年打完球后三两下就干掉一瓶水的季节,但彼得每次都把没喝光的大半瓶水尽数倒光的行为就令人费解了。某次彼得又一次进行了这个傻冒的举动后,内德一抬头就看见彼得小狗一样的眼神。回到班以后,内德拍拍兄弟的肩膀悄声说,嘿彼得,勇敢一点。

接着在彼得张牙舞爪的否认中,内德凑过去看问是金发的啦啦队队长还是蓝眼睛的转校生。从那以后,彼得就不会在下课铃一响就像打了激素一样抓着小胖子的手冲出教室,他只会自己像打了激素一样冲出教室。

小胖子觉得,兄弟真的长大了。

“Peter Parker?”

坐在教室门边的彼得腾地一声站起来,膝盖顶翻了课桌,顺带着砸到了拿着水壶的托尼。在两人的痛呼以及文具书本噼里啪啦掉了一地的声音中,小胖子吓得耸了肩膀。

被砸得眼皮直抽筋的托尼把彼得的水壶不轻不重地放到彼得手上,整齐的眉毛拧成一团。

彼得看着托尼好像吞了一只苍蝇的表情,觉得这真是前所未有糟糕的一天。

——tbc

第一次写 献给我爱的铁虫 嘻嘻(˶‾᷄ ⁻̫ ‾᷅˵)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