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区边缘写手

铁虫/锤基/EC 杂食 可能都会写到 学生党更新佛性

【EC】A Kiss Unfinished/下

/爱你罗茜au 剧情不完全相同
/ABO mpreg
/大写ooc
/Alpha-Erik Omega-Charles

-
以下正文

Charles在连喝了三杯涩得要命的香槟之后,迈步走出了大门。

Erik的声音在身后响起:“Charles...Charles!你要去哪!”

Charles头也不回地大吼:“回家!”

“我说的是英格兰!我就这样闯入了别人的生活,这对我来说太疯狂了!”

“Charles!”Erik快步追上Charles按住他的肩膀:“没事的,这...这只是一点小插曲。”

“哈,小插曲!?”Charles不可置信地抱起双臂。

Erik忍不住拔高了音量:“我们只是来这里找乐子,记得吗?巧克力,教堂,没有尿布和喂奶。”

“你大老远把我从这里找来就是为了找乐子?Erik,你还有个女朋友。”

Erik看上去好像吃了一只苍蝇,他沉默了两秒,皱着眉头开口:“我想要见你,God。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如果你所说的小插曲,是指你有一个女朋友,并且被我发现了,向别人低声下气地推销自己的话?”


Charles总算明白什么叫怒极反笑了:“想见我?或许你只是需要一个旧生活里的人来帮你指出真相。Erik,你简直一团糟!”

“我?一团糟?”Erik歪着头,看着胸膛愤怒得大起大伏的Charles。

“NahNah。”Erik摆摆手指“一团糟?一个漂亮的女朋友,稳定的职业,未来的机会,可能以后还会有一个可爱的孩子。By the way,是双亲家庭,不是单亲。”

Charles的表情破碎了。

Erik看着那双蓝色的眼睛,就好像结了薄冰的湖面上被扔了一块石头。

“Erik,I pity you.”

Charles只留下这句话,从此再没出现在Erik的生活中。

-

接下来的半年,Erik好像触了什么霉头。和女朋友分手,搬了家,被降职。他在手机上告诉Charles自己的遭遇,歉意,每天的小事,
还有一些梦。

Erik经常做一些奇形怪状的梦,。从认识Charles开始,他就把自己的梦分享给这个伙伴。Charles不会像别人那样,说他是个奇怪的人,或者含糊几句糊弄过去。Charles关心他的梦,也关心他。在Erik的梦里,他总是变成一些无生命的东西,比如弓箭,飞机的座椅,柜子的抽屉。Charles听了这些总会笑嘻嘻的,再把Erik眉头的结撑开。

Erik执着地在手机上一天一天地拼写着音节,即使Charles从来不回复他。

再一次收到Charles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年的三月了。

那是一张婚礼的请柬,上面有Charles和一个男人的照片。他们牵着手,请柬是黑白的,Erik看不见Charles的蓝眼睛。

Charles的确要结婚了,和一个叫Hank的男人,他们相亲认识的。Hank很善良,他喜欢Wanda,Wanda也很喜欢他。对于Charles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只想安定下来。

-

婚礼前夜,Charles手忙脚乱地再一次清点好所有东西之后,一个人走上了酒店的露台。

春天的风湿湿粘粘的,吹动着Charles的额发,他不喜欢。

“Hey.”

“Woo!”Charles被着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肩膀抖了一抖,下意识地回过头来。

Erik在他的身后,挑起眉毛的样子让Charles想起那个难得的晴天。

“It's been a time,old friend.”

Charles的喉头梗住了,好多话冲上他的大脑,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Erik有点局促地攥攥衣角:“我知道你要结婚了,但是有些话我还是想说。”他轻笑了一声:“我有点紧张,所以我把它写了下来。”

Erik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又展开来,他清清嗓子,手指揉着纸的边角:

“Dear Charlie

你应该找一个时时刻刻都爱你的人,一个永远陪着你的人。

一个爱你全部的人,特别是你的缺点。

我知道Wanda需要一个父亲,但我知道他并不适合你。”

Erik把纸收回口袋里,他挠挠头:“写得太烂了。”

Charles还记得小时候上课睡觉被老师抓住起来读课文的Erik,和现在的样子如此之像。Charles眼中的Erik和脑海里的Erik重合起来,和他讲述梦境的Erik,十八岁生日那天亲吻他的Erik,他想象中提笔写下这些内容的Erik。

Erik没再照着纸上念了,这次他注视的对象换成了Charles:“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在飞机上...”

Charles笑了:“Let me guess,你梦到你变成了飞机安全带上的夹子。”

Erik摇摇头:“No.”

“那就是头顶上的空调,一直吹凉风还关不掉。”Charles咬着手指,笑吟吟地说。

“No.”Erik低着头朝Charles走来,他的皮鞋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梦到了,以前的我,你是以前的你。”

Charles没有看Erik,沉默着。

“我用男子气概的方式挽着你的手,然后说,

Charles Xavier,我能跟你跳支舞吗?”

Charles的蓝眼睛里闪着光,在无星的夜晚中充当唯一一对星星。

他看了看布置好的婚礼现场,转过头,打开双手搂住了Erik的脖子:

“Better late than never.”

他勾住了Erik的唇,完成了那个早该完成的吻。


———fin


上个星期居然忘记发了 妈耶╭(°A°`)╮
不要相信我立的flag 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15)